当地时间6月19日,哥伦比亚举行2022年总统选举第二轮投票

当地时间6月19日,哥伦比亚举行2022年总统选举第二轮投票
当地时间6月19日,哥伦比亚举行2022年总统选举第二轮投票。哥伦比亚国家民事登记处当天公布的初步计票结果显示,根据对99.57%选票的统计,现年62岁的左翼竞选联盟“哥伦比亚历史公约联盟”候选人古斯塔沃·佩特罗和独立参选人鲁道夫·埃尔南德斯的得票率分别为50.48%和47.26%,佩特罗领先埃尔南德斯近72万张选票,成为该国首位左翼总统。另据央视新闻报道,本次大选正式结果将在6月23日公布。最新民调显示,哥伦比亚民众普遍期待新政府可以提振就业、遏制通胀、加大对公共教育和医疗的投入。近年来,左翼“集结号”在拉美重新吹响。中国社会科学院拉丁美洲研究所研究员周志伟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分析称,佩特罗的获胜,体现了拉美大环境和哥伦比亚小环境的变化。哥政治经济状况促其获胜据路透社6月19日报道,哥伦比亚总统杜克在推特上透露,他已致电佩特罗,对其胜选表示祝贺,杜克还表示,两人将在未来数日举行会晤,以确保权力的和平交接。另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6月19日报道,佩特罗在当晚的胜选感言中表示,他对与埃尔南德斯的对话持开放态度,他还呼吁达成一项全国性协议,以结束该国的暴力行为,“即将到来的是真正的改变,真正的改变,这是我们毕生致力于此的。”佩特罗誓言要在哥伦比亚进行深刻的社会和经济变革。据央视新闻报道,他主张进行税改,提高对富裕阶层的征税标准;进行土地改革,推动可持续农业发展;加强环境保护,限制石油开采等。对哥伦比亚和平进程,佩特罗曾表示,将遵循并落实哥伦比亚和平协议,并准备恢复与反政府武装组织“民族解放军”的对话。路透社报道称,佩特罗能以近72万票的较大优势击败房地产大亨埃尔南德斯还是有些出人意料,因为两人在选前民调中支持度势均力敌。CNN刊文认为,佩特罗之所以获胜,部分应归因于哥伦比亚不断恶化的政治经济状况。随着新冠疫情持续及俄乌冲突爆发,该国政治经济状况更加堪忧。“对于任何一个国家,政府更迭其实都体现了改变的意愿。”周志伟说,“过去10年,拉丁美洲是全球经济增长最差的地区,其社会矛盾处在非常尖锐的阶段。”过去10年,巴西、秘鲁、智利、哥伦比亚等国相继发生社会动荡。两极分化加剧,贫困率上升,形成了左翼回归的政治大环境。具体到哥伦比亚本国的小环境,周志伟表示,杜克执政期间,哥伦比亚经济增速低迷,应对新冠疫情乏术,“从贫困率情况来看,哥伦比亚比拉美其他国家更加糟糕。”据此前报道,疫情致使哥伦比亚的反贫困努力倒退了至少十年。官方数据显示,在哥伦比亚5160万人口中,去年有37%的民众每月生活费不到89美元(约合人民币593元)。2020年,这一比例更是高达42.5%。哥伦比亚选民因而体现出更为显著的改革意愿。曾遭监禁的左翼游击队领导人据CNN和哥伦比亚《周末》(Semana)杂志报道,佩特罗1960年出生于哥伦比亚北部城镇谢纳加德奥罗(Ciénaga de Oro)。20世纪60至70年代,在古巴革命的影响下,拉丁美洲很多国家都出现了游击队,他们采取武装斗争,试图推翻所在国政府。佩特罗也于17岁时加入了左翼游击队“4月19日运动”(M19),该游击队成立的目的是抗议1970年选举中的舞弊指控。CNN报道指出,M19曾涉嫌进行通过绑架勒索赎金等非法活动,但佩特罗表示,他所从事的是合法活动,旨在动员民众反抗“虚假民主”。《周末》提到,佩特罗后在M19晋升为领导人,在1981年当选为哥伦比亚中部锡帕基拉市(Zipaquirá)民情调查员,并当选为1984年至1986年的锡帕基拉市市议员。不过1985年,哥伦比亚警方以“藏匿武器”的罪名逮捕了佩特罗,此后不久,M19对哥伦比亚最高法院大楼发动了攻击,造成至少98人死亡,11人至今仍下落不明。当时正在监禁中的佩特罗否认自己与此次事件有关。1987年,佩特罗在入狱18个月后获释,其政治观点也发生了变化。他说,时间的推移让他认识到,武装革命并非赢得民众支持的最佳策略。1989年,M19与哥伦比亚政府开始了和平谈判,此后佩特罗也转入体制内斗争。2006年,佩特罗成为国家参议员。2012年到2015年,他连续两次出任波哥大市长。担任首都市长期间,他大力推动反腐和公共事业建设,打击犯罪,发布控枪令,波哥大市的凶杀率一度下降到近20年来最低。2010年和2018年,佩特罗两次竞选哥伦比亚总统但均未成功。2010年,其得票率位居第4。2018年,他以25%的得票率排名第二,输给了哥伦比亚现任总统杜克。执政后政策料将更加温和周志伟认为,虽然佩特罗在竞选期间提出的纲领和口号比较激进,但由于“哥伦比亚历史公约联盟”在议会并未取得优势,“涉及内政外交方方面面的政策”都会在议会遭到掣肘。佩特罗执政后,应该会对政策主张进行一些调整。据路透社报道,FTI咨询公司高级咨询师丹妮埃拉·奎利亚尔(Daniela Cuellar)指出,目前十几个政党在哥伦比亚议会拥有席位,这个“支离破碎的议会”将对佩特罗施政形成制约。“竞选不是执政,佩特罗的政策将会更温和”。“即使他试图通过激进的改革,他也缺乏国会的支持来实施改革。”另据法新社报道,“哥伦比亚风险分析”(Colombia Risk Analysis)咨询公司总裁塞尔吉奥·古斯曼(Sergio Guzman)也表达了类似的看法:除非佩特罗学会“如何与国家的另一半共同治理”,否则哥伦比亚将面临4年的“僵局和边缘政策”。佩特罗承诺,将全面执行哥政府2016年与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FARC)达成的和平协议,并准备恢复与仍在活跃的反政府武装组织“民族解放军”的对话。鉴于佩特罗前左翼游击队员的特殊身份更便于其与左翼武装组织进行谈判,周志伟对于哥伦比亚国内和平进程“期待比较高”。近年来,佩特罗一直在推动哥伦比亚政府与国内反政府武装力量的和解,其和平方案也会与此前的哥伦比亚执政者有所不同。周志伟认为,随着首位左翼总统的上台,“佩特罗在对美关系方面对于独立自主权的诉求会更加强烈”,哥伦比亚与美国的传统盟友关系不可避免地会有所下降。此外,随着左翼政治势力在拉美执政范围的扩大,拉美联合自强,以及政治、防务等领域的一体化也会迎来“全新的局面”,“这也是对美国主导权和霸权的对冲和平抑”。周志伟向澎湃新闻指出,长期以来,哥伦比亚形成了非常深入的对美关系,哥国内各个政治利益集团因而会在对美关系层面与佩特罗进行博弈和斗争,哥伦比亚对美关系因此不致出现“颠覆式”的改变。(澎湃新闻记者 王卓一)责编:庄鹏泽